《北平无战事》中错综复杂的国共关系

《北平无战事》中错综复杂的国共关系。以《北平无战事》为代表的新国共影视剧,实现了从国民党内部视角重述国共内战历史的“新境界”。人们以民国为镜,可以顺畅地完成对当下中国一些问题的反思和批判。

被重新讲述的国共关系

新世纪以来,民国历史已经从民不聊生、社会黑暗的旧时代变成了风姿绰约、大师林立的黄金时代。这种方兴未艾的民国文化热、民国“范儿”与1980年代以来中国社会的转型有着密切关系。七八十年代之交的历史转折使得“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革命路线转变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改革路线,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激烈对抗的冷战逻辑也随之瓦解,中国进入后冷战、后革命时代。一种与国家主导的现代化进程相契合的民族主义、国家主义话语成为1980年代以来的主流价值观,中国、中国人和中华民族作为新的历史叙述的主体取代了1950到1970年代的阶级斗争史观、革命史观和人民史观。1990年代末期这种现代化的、发展主义的国家富强之路又被概括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远景,而新世纪以来随着中国经济崛起,这种“落后就要挨打”的近现代悲情史终于转变为中华民族不断走向复兴的“复兴之路”。

伴随着共产党从“阶级认同的革命党”转型为“民族国家认同的执政党”,重新讲述国共关系变得非常重要,尤其是在民族国家的意义上解释中国人打中国人的内战成为一种必须克服的意识形态难题。新世纪以来,出现了三种重述国共关系的影视剧类型。第一种是抗战剧,凸显国共联合抗战、淡化内战历史。如新世纪以来热播的新革命历史剧《亮剑》(2005)中主要讲述八路军李云龙与国民党楚云飞并肩“打鬼子”的故事,到了内战时期,李云龙立马“负伤住院”,从而避免与惺惺相惜的楚云飞兵戎相见;第二种是谍战剧,把国共正面战场的对抗转化为地下斗争的谍战故事,这也是2005年以来谍战剧盛行的重要原因。这些无名英雄的暗战无需涉及国共之间的意识形态分歧,而且不管是中共“地下党”,还是国民党“特务”,都变成“有信仰的人”。就像2009年最成功的谍战剧《潜伏》里共产党余则成和国民党李涯各自忠于内心的信仰,而甚至一心为“党国”鞠躬尽瘁的李涯更让观众感动。在这里,信仰被相对化和抽象化,谍战剧也演化为办公室政治的职场剧。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337850000:2018-01-24 17:5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