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平无战事》中错综复杂的国共关系

《北平无战事》中错综复杂的国共关系。以《北平无战事》为代表的新国共影视剧,实现了从国民党内部视角重述国共内战历史的“新境界”。人们以民国为镜,可以顺畅地完成对当下中国一些问题的反思和批判。

第三种是家族剧,把国共历史放在一个大家庭中来讲述。比如在抗战剧和谍战剧中,“化敌为友”的国共往往被书写为同胞兄弟,这就把冰火不容的国共冲突变成了血缘家庭内部的兄弟之争。与这种国民党为兄、共产党为弟的想象相伴随的是,曾经在“五四”时期作为封建象征的老父亲和大家族重新出现了。如果说八九十年代之交的新历史小说(如《白鹿原》等)用家族史来重构近现代历史,那么新世纪之初的家族剧(如《大宅门》、《乔家大院》、《闯关东》等)则清晰地把大家族与白手起家的商战故事联系在一起。于是,这些家国情怀、家国故事的“家庭”并非平头百姓的小家庭,而是集政治权力、经济实力和传统文化(如儒家伦理)于一身的大家族。

对于成熟的大众文化来说,很少有单一类型的作品,往往是不同类型的复合体。国共题材影视剧也是如此,一般是家族剧、谍战剧与抗日剧结合到一起。像《北平无战事》就是家族剧、谍战剧与反腐剧的“组合拳”。首先是家族剧,哥哥方孟敖和弟弟方孟韦分别是国民党和共产党,而父亲则是留学美国的中央银行北平分行经理,是政商背景深厚的权贵之家;其次是谍战剧,不仅在各个要害部门有地下党,而且出现了“无间道”式的双重间谍,如廖凡扮演的潜伏在中共内部的铁血救国会成员梁经纶;第三是反腐剧,正面呈现了1940年代末国民党自身的腐化堕落以及蒋经国带领铁血救国会所展开的反腐行动。从这里可以看出,国共和解的前提是共产党与国民党都变成了现代民族国家的政党,也就是说代表不同阶级的政党变成了代表中华民族的“党国”。相比抗战剧所高扬的抗日民族英雄以及谍战所塑造的“有信仰的人”,以《北平无战事》为代表的国共剧最重要的改写在于,站在国民党的角度来讲述1940年代中后期的国共决战,从而实现了“现代中国”的民国化。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337850000:2018-01-23 11:57:39